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嘉德动态
> 精品鉴赏
中国嘉德2019秋拍 | 画中非幻亦非真:大千怎画春愁
2019-10-23

中国嘉德2019秋拍 | 画中非幻亦非真:大千怎画春愁

张大千(1899-1983)

春愁

丙戌(1946年)作

立轴 设色纸本

题识:每叹飞英委暗尘,天风飘堕世无因,画中非幻亦非真。浪蕊浮花终易尽,倡条冶叶霎时新,为谁怨损作残春。丙戌嘉平月,漫写并赋浣溪沙。翼之二兄博教。大千居士爰。

钤印:张爰私印、大千居士、春愁怎画

出版:

1.《?#26412;?#32752;海艺术品拍卖公司五周年纪念》,第175页,?#26412;?#32752;海艺术品拍卖公司,1999年版。

2.《翰海?书画卷》,第346页,文物出版社,2004年版。

 

画中非幻亦非真:大千怎画春愁

  天风吹?#27426;希?#24825;娇红纷飘,堕愁沾怨。瑟瑟云裳,拥翠軿无奈,凤恬鸾懒。月姊相逢,曾记得、霞绡亲剪。病起维摩,烦恼依然,鬓丝嗟晚。谁念春光迴换。叹几?#20154;?#28526;,泪痕同散。一?#23047;?#31109;,任世间儿女,梦葱魂蒨。触处华空,环珮杳、歌尘棲?#21462;?#20397;有情缘弹指,余香未浣。

——张大千?#24230;?#23005;媚?题天女散花图》

 

  张大千曾语:“眼中恨少奇男子,腕底偏多美妇人。” 这恰是他仕女题材丰富又得世人诸多美誉的真实写照。大千对于圣洁庄严的“女神”有着精到的展现,而对于凡世之美又有着独出机杼的表达,总结前贤基础上,揉入了自己丰富的感性经验,在传统仕女画上达到了一种极致。众所周知,张大千是位非常注重世俗享受的人,他一点也不吝啬对于美人的表现,对于美的?#38750;螅?#22312;画中表现得淋漓尽致。他笔下仕女无不气质高雅,或妩媚,或娇嗔,或慵懒,或清气,令观者可一窥他的世?#21672;?#27963;中所喜美女的样?#21360;?#20182;画中美人的一颦一笑,都带出情感,仿佛能看到美?#25628;?#27874;流转,朱唇微启。这全因着他对女人太过于?#31169;?#32780;产生的艺术魅力,他的多情与风流使得他的艺术充满着活力。

 

中国嘉德2019秋拍 | 画中非幻亦非真:大千怎画春愁

 

  本幅作于丙戌(1946年)的《春愁》,可谓大千仕女画中相当珍罕的特别的一幅:画中少女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单?#25351;?#31995;头巾,发丝撩动,美目盼兮,视线定于画外,衣袖间落英?#22836;祝?#26421;朵红梅,气象飘逸挥洒,静中有动,笔情墨韵跃然纸上。

  此幅仕女图作于敦?#25176;?#20043;后,大千早期仕女画学唐寅、改琦、费丹旭一路,表现为明清以来那种削瘦柔弱之美。敦煌之行后,笔下仕女体态更为健美,体量?#30007;?#24039;而变高大,面部和手部结构也是吸收了敦煌人物的造型特点。张大千曾撰长文论述敦?#25237;?#20110;现代画坛的十点影响。其中有“画女性舍病态而取健美”。(张大千《论敦煌壁画》)

 

中国嘉德2019秋拍 | 画中非幻亦非真:大千怎画春愁

《春愁》局部

 

  手部的刻画,让人不由得想起其临摹敦煌众观音之手。大方露出健美的臂腕,一改之前纤弱表现,体现出健康写实之美。描绘美人面部时,承袭唐代的三白画法,将额头、?#20146;?#21644;下巴处留白,并以红润的脸?#24352;?#34924;,使得脸孔的轮廓线条?#32622;鰲?#32654;?#32034;?#20113;欲?#35748;?#33134;雪,神态娇羞,温婉可人。大千注重眼睛的刻画和表达。他曾说,“尤其画仕女,要怎样?#25293;?#20351;画中人顾盼生姿”“总是像含情脉脉的望?#25293;恪薄#?#24352;大千《谈画》)这幅画中的眉眼可谓传神极致。飘拂的纶巾,精致明丽的纹饰,高开胸衣裙的款式,比之大千早期笔下的中国古典美人都有了“后敦煌”的风格。

 

中国嘉德2019秋拍 | 画中非幻亦非真:大千怎画春愁

《春愁》局部

 

  此幅《春愁》风格不仅受敦煌壁画的影响,应当还受日本浮世绘绘画风格的影响。张大千早年随张善孖在日本学习织染,对织物纹样、色彩很精通,后来还多次去日本为古董商人做书画鉴定,诸多经历使得他对日本文化非常熟悉。喜多川歌麿(Kitagawa Utamaro)是日本浮世绘最著名的大师之一,善画美人画。他?#24688;?#22823;首绘”的创始人,也就是有脸部特写的半身胸像,这幅《春愁》的构图在大千的仕女画中并?#27426;?#35265;,无?#23576;啊?#22330;景设定,取人物半身像描绘,辅以散落的花朵,姿态中隐含?#25293;?#22312;动势,皆有浮世绘美人图的氛围。

 

中国嘉德2019秋拍 | 画中非幻亦非真:大千怎画春愁

《春愁》局部

 

  画幅上端满题有大千自作诗句,书画相应,惆怅深情满溢?#35782;耍?/P>

中国嘉德2019秋拍 | 画中非幻亦非真:大千怎画春愁

《春愁》题识

 

  每叹飞英委暗尘,天风飘堕世无因,画中非幻亦非真。

  浪蕊浮花终易尽,倡条冶叶霎时新,为谁怨损作残春。

  大千一生多情,每每生出风流故实平添愁绪,亦会以生命中所遇真实的女性为原型进?#20889;?#20316;。跨约经年的悠长?#23478;洌?#19981;思量,自难忘,这幅《春愁》的人物指向,今之观者未可得知,亦不重要,画中非幻亦非真,春愁数段,凝练为凡尘中的女性形象,生中的?#27426;?#32418;梅。“只借天花作道场?#32972;?#28096;为人间长久的情?#28023;?#20849;通的情?#22330;?#30011;上钤有一?#20581;?#26149;愁怎画”朱文印章,亦耐?#25628;?#21619;。张大千是风流居士,入世既深,又有佛家思想,故能将韵事雅绘,百转千回,令人嗟叹。

 

中国嘉德2019秋拍 | 画中非幻亦非真:大千怎画春愁

大千钤印春愁怎画 

 

  值的一提的是,本幅画作的上款人亦是大千的至交:翼之二兄,即萧藩(1890—1948)字翼之,四川省内江市人。萧翼之为大千童年好友,17岁加入富顺盐号,负责川盐押运,长期往返四川与上海之间,后任和通钱庄成都分部经理。1939年萧翼之和张大千重逢于成都。张大千的日常开销、书画投资?#25237;鼗头?#29992;全部?#19978;?#32764;之先生负责管理。1946年因张大千画展一事,萧翼之主动离开钱庄,病逝于1948年清明,张大千?#36164;?#25405;联和?#30475;剩?#25260;棺走在最前面。解放后张大千还多?#26410;?#28023;外?#37027;?#32473;萧家后人。张大千晚年在日本与黄天才聊敦煌时,时常提及萧二哥的钱庄。萧翼之雅好翰墨,收藏有大千书画精品多件,而此幅融合多种绘画元素,饱含了大千深情的《春愁》,实为大千仕女题材作品中难得一见的珍品。

 

中国嘉德2019秋拍 | 画中非幻亦非真:大千怎画春愁

《春愁》局部

 

中国嘉德2019 秋季拍卖会

预 展

11/14-11/16

?#26412;?#22269;际饭店会议中心/嘉德艺术中心

 

拍 卖

11/16-11/20

嘉德艺术中心

 

二十世?#22270;?#24403;代艺术、珠宝 · 预展

11/13-11/16

嘉德艺术中心

 

?#21183;非?#24065; · 预展

11/17-11/19

嘉德艺术中心

 

中国嘉德2019秋拍 | 画中非幻亦非真:大千怎画春愁

宝石女王电子
粉象生活的分享赚钱模式 分分彩是不是有人控制 广东福彩官网怎么没了 7.3 炼金 赚钱 南粤36选7彩票开奖 ag海陆争霸app 小丑怎么一眼看出来cf 金庸群侠传在哪赚钱 11选五开奖 重庆时时彩彩龙虎和 老快3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海王捕鱼猫大爷怎么才能高分 买双色球时间 天龙八部老区还能赚钱吗 足彩上下单双什么意思 广西快3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