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嘉德通讯
嘉德通讯129期· 封面故事 观念写实主义史诗级经典力作 冷军《肖像之相——小姜》
2019-10-23

  撰文|赵炎

嘉德通讯129期· 封面故事 观念写实主义史诗级经典力作 冷军《肖像之相——小姜》

  冷军是中国当代超写实主义的领军人物,其作品以非凡的构?#23478;?#21450;独特的艺术技巧在画坛独树一帜。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冷军便以纤毫毕现的超写实主义画风引起画界的广泛关注,并多次获得全国美展的金奖等各种?#27605;睢?#20919;军凭借完美的油画技巧不仅在视觉层面“欺骗”了观者,更给观者的内心深处带来强烈的震撼,其语言“细腻而不腻,逼真而非真”,堪称超级写实主义的完美典范。?#27426;?#20182;本人更赞同一位日本艺术家对自己绘画的评价“超限绘画”,即超越了油画材料传统表现限度,并将这种语言发展至极致,同时为写实绘画在当代中国的发展开辟了新的路径。

  从创作的题材和内容上看,冷军的艺术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上个世纪90年代上半叶,属于批判现实主义时期。这一阶段主要针对工业文明对我们今天社会带来的影响。作品中饱含着艺术家对现实的抵触叛逆,属于图解?#22870;?#36798;,而?#39029;?#24133;都比较大。代表作?#23567;?#32593;——关于网的设计》、《文物——新产品设计》、《香花与毒草》以及《世纪风景》系?#23567;ⅰ段?#35282;星》系列?#21462;?#31532;二个阶段是90年代末,此阶段可以看作前一阶?#25105;?#26415;上的升华与跨越。冷军试?#23478;?#19968;种东方的眼光和方式透析现代文明的精神困境与症候,作品主要表现工业文明之下人类的精神失落和人性变异。与第一阶段相比,艺术家更多了更多内敛性的思考,作品尺寸也小了下来,表达的观念也更为晦涩和隐藏。代表作品?#23567;?#31361;变——?#20889;?#30340;剪刀之一》、?#27602;?#23376;》、《襁褓?#36820;取?#31532;三个阶段是回归油画再现时期。创作理念的转变与他对艺术现状的深刻认识有关:当代中国的艺术要想实现其真正的价值,就必须同传统绘画联系起来,这样的艺术才具有生命力。这期间的作品大多是对传统和审美回归意义的探究以及具有启发大家自省,?#24403;?#24402;真之意。主要作品是三件人物肖像绘画,即《肖像之相》系?#23567;?#19977;个阶段的视角和立场虽然略有不同,但冷军所要?#33268;?#30340;?#38469;?#23545;当下的关注和批?#23567;?/P>

 

嘉德通讯129期· 封面故事 观念写实主义史诗级经典力作 冷军《肖像之相——小姜》

冷军(b.1963)

肖像之相——小姜

布面 油画

LENG JUN

PORTRAIT OF XIAO JIANG

Oil on canvas

120×60 cm

2011

 

  /传统的荣光/

  上个世纪90年代中国的当代艺术发展的如火如荼,从最初的“地下”时期,后逐渐被社会和官方所接纳。随着西方市场资本的注入,中国当代艺术开始进入全球化视野。受到市场的刺激,很多艺术家都趋之若鹜。与此同时,艺术的内在精神与逻辑被蓄意曲解、滥用、本末倒置、为所欲为,其敏锐、独立、批判的精神内核被流行性、时尚性、风格化样式所取代。市场的混乱,批评界的失语,让人们的审美?#22270;?#20540;取向也变得毫无标准,导致现当代艺术乱象丛生,让人不知所措。此种情境之下,对传统和经典的重新认知,就显得尤为迫切和必要。

  《肖像之相》系列正是冷军回归古典时期的重要代表作。在这一系列的作品中,人物形象被安置在平静、祥和的画面中,从人物着装和姿态、面部表情和神态中无不透露着经典、传统的古典意蕴,意在唤起大家重?#24459;?#35270;传统、回味经典的意识。此次上拍的《肖像之相——小姜》则是这一系列中更为成熟的探索,创作长达一年之久,真可谓是“时光磨出来的作品”,有一种惊心动魄的力量,在视觉体验以及精神层面都给观者带来?#24605;?#20026;强烈的震颤。作品完成当年即亮相“中国写实画派七周年展”, 并于此后展出于在巴黎和罗马举办的“中华意蕴——中国油画艺术国际巡展”等重要展览,更收录于《冷军油画作品集》、《限制·自由——冷军油画作品》等重要文献,可以说是冷军回归传统、致敬经典时期最为重要的代表作。

 

嘉德通讯129期· 封面故事 观念写实主义史诗级经典力作 冷军《肖像之相——小姜》

冷军在创作

 

  /技进乎道/

  古今中外论“技”论“艺”者很多,庄子谈“技”,是为了要阐释“道”。他认为当“技”达到出神入化之时,技就是“进乎道”,在这种意义上的?#23478;?#23601;是艺术了。对于冷军而言,通过近乎于扫描式的作画方式,寻找、体会每个所需要的细节,局部深入,整体观照,最终达到细节与整体效果的完美统一。这一点也是冷军区别于美国的“照相写实主义”的关键所在,他的作品中独有一种照相写实没有的灵光与生命。

 

嘉德通讯129期· 封面故事 观念写实主义史诗级经典力作 冷军《肖像之相——小姜》

 

  《肖像之相——小姜》创作于2011年,画中的模特小姜身着绿色毛衣,下巴略微的收着,眼神看起来美不胜收。少女那纯?#29992;?#20154;的形象,就像生活中的邻家少女一样,亲切自然。通过光影的运用,凭着对色?#26102;?#35302;的敏感,使画面中小姜的肌肤散发着温润的光泽,甚至连毛?#24459;?#30340;“小球球”都被艺术家尽收眼底,以巨细无遗的?#22336;?#21576;现在画面上。毛衣线缝?#37117;?#36879;露出来的手臂,若隐若现,似乎有一种“肌如凝脂”的触?#23567;?#20197;“渐隐法”描绘的眼睛,呈现出一种略有所思、难以言表的神情。那以极细致的线条勾勒出来的秀发黢黑而浓密,衬托出?#31354;妗?#29980;美、细腻的粉红色脸庞。嘴唇上自然的红色与脸部肤色十分地和谐,令人有伸手触摸的冲动。整幅作品,已经完全看不出绘画手段的痕迹,似乎是高精度的放大照片,但又是实实在在用颜料纯手工绘制出来的,真正达到了“细腻而不腻,逼真而非真”的艺术效果。

  关于作品?#23567;巴际健?#30340;设计,冷军在文章《自圆其说》中有这样?#27426;?#25991;字:“对于?#38469;街小?#31616;化’原则的使用则有意回避了古典写实绘画因炫耀技巧而大量堆砌物象的矫饰主义?#22336;ā?#20351;用‘减少’了内容的画面因单纯而更显强烈,并且‘极少’的方法所传达出的古典至善的理念更能有效的表现出对事物‘存在’的虔诚意向和古典主义?#23567;?#33267;尊至上’的美学理想,不仅如此,因‘减少’还剔除了大量与美学无关的内容,使画面更加纯洁,更加神圣…在《肖像之相——小姜》中小姜置身于黑色的背景中,取得了一种舞台灯光的戏剧效果,渲染气氛的同时突出人物形象,具有永恒的美?#23567;?/P>

 

嘉德通讯129期· 封面故事 观念写实主义史诗级经典力作 冷军《肖像之相——小姜》

 

  “质?#23567;?#30340;表现是冷军油画艺术的核心所在,同时也是能表现出“真实”感的关键。在《肖像之相——小姜》中,头发与毛衣的质感令人毫不怀疑,作者是一遍又一遍的梭理与编织着,这一描绘的过程是激情与理性的演驿。毛衣并不是新织的,起球的线头发出微弱的光。小姜眼睛低垂,欲语还羞。透过皮肤表面的血液与静脉清晰可见,没有任何作画遗留的痕迹。手的描写是那样的柔暖与亲切,这些都散发着温度与气息。观众在挑?#38454;?#33258;己的视觉神经系统的同时常常会控制不住想要触摸眼前人物的冲动,实现了冷军期望的结果,他成功的骗过了观者的视觉,完成了一个?#35272;?#30340;谎言。

  近观本身?#19981;?#24102;?#27425;?#39064;,当我们将一个对象以近观的方式尽可能呈现出细节的时候,就会出现对象整体平面化和分散化的问题,比如画中的人物和衣物就会因为整体视觉关系的不集中而变得碎片化。但是,在冷军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他对于这种近观的观察方式是有意识的,他不是一味地以近观呈现细节,而是在整个画面中对其有所控制,他让细节始终被控制在画面的整体关系之中,而不至于超越画面本身。具体来看,在画面处理中,他强化了画中主体的明暗关系,只让主体人物被置于近观之下,而背景则处理成了一种深灰色的平面空间,这种暗色的背景和虚化的平面效果,?#38469;?#20026;了形成视觉反差,衬托出主体的明暗效果和精致细节,也进一步强化画中人物的空间关系。

 

嘉德通讯129期· 封面故事 观念写实主义史诗级经典力作 冷军《肖像之相——小姜》

冷军(b.1963)

雨香

布面 油画

LENG JUN

FRAGRANCE OF THE RAIN

Oil on canvas

61×80.5 cm

2014

嘉德通讯129期· 封面故事 观念写实主义史诗级经典力作 冷军《肖像之相——小姜》

冷军(b.1963)

突变——?#20889;?#30340;剪刀之一

布面 油画

LENG JUN

SUDDEN CHANGE-

SPINOSE SCISSORS

Oil on canvas

31×25cm

2000

 

  /寓思辨于静物/

  《香花与毒草》是冷军批判现实主义的力作,该作品体现了冷军对高度工业化的现代社会的反思。生锈的铁桶中放着一束干花,包裹着注射器、手术刀的?#20973;?#30340;床单?#24615;?#20854;中,单色平涂的背景和谐有力地衬托出画面重点,将观者的视线集中在桌上的静物,赋予画面所描绘之物一种庄严神圣?#23567;!?#39321;花与毒草》呈现了冷军典型的静物构图。从整个静物的摆放构成,到每一个事物的位置设计,甚至一株稻草的下垂角度,?#38469;?#33402;术家精心设计的结果,这一切?#24471;?#20919;军从拿起画笔之前创作其实就已经开始了,如其所说的 “我不喜欢按照一般的静物那样摆”,在不同物象之间,建立起一种强烈的叙事关系。冷军以近观视角在画布上细细描绘出栩栩如生的针筒、床单、手术刀、枯干的花卉、破碎和生锈的铁桶,加上背景的一片虚无,隐喻了正在干裂和枯竭并急待医治的世界,传达了艺术家对当代社会的忧虑和不安。作品散发出的沉默和冷峻深刻地冲击着观者的视觉感官,更由于艺术家选择的主题和其细腻精致的表?#22336;?#26684;形成的巨大反差,作品的张力和震撼是难以言喻的。

  冷军以超写实的?#22336;?#24314;构《香花与毒草》的画面,通过不同物?#24335;?#27492;引导出对物体性质对比的思辨,并表达对后工业时代的一?#22336;?#24605;。在纤毫毕现的物象描绘中,不仅呈现了冷军对于真实的理解和表现,更蕴含了深刻的思辨于其中,令观者展开无限的想象,引发对于现实的思考,从而?#23545;?#36229;越了写实的极限。

  艺术的创造过程有如自我修炼的过程,在冷军的笔下,通过心与手的交融与思考,赋予画面中的人或物以灵魂,不啻于创造一个生命。关于自己的创作过程,冷军曾有过如此表述:“我?#21069;?#29031;对象的生成过程‘造’出来的。其实很多时候我是不自觉地着迷于实物本身的?#35780;?#32454;节,包括不经意造成的残缺和痕迹……造化是自然的生命,心源是自我心源的?#25925;尽!?#20919;军的作品?#24615;?#20102;他的艺术思想,他?#28814;?#24049;对人或物的思考融入到画面当中,所呈现出来的效果,令人折服不?#36873;?/P>

  冷军肖像系列似乎在静静地陈述一种古典的审美观念,在高速浮躁的现代社会里与观众一起重?#24459;?#35270;传统、回味经典的意识,寻找久违的宁静心态。在冷军画面所营造的情境中,观者似乎回到消弭已久的古典?#27785;?#37324;。?#20999;?#30001;时光与笔触堆积起来的艺术,?#36335;?#26377;一种从容且安静的力量,让人驻足停留,久久不愿离去。在喧嚣的当代语境中,具有独特的价值。

 

嘉德通讯129期· 封面故事 观念写实主义史诗级经典力作 冷军《肖像之相——小姜》

冷军(b.1963)

香花与毒草

布面 油画

LENG JUN

FRAGRANT FLOWERS AND POISONOUS WEEDS

Oil on canvas

80.5×65.5 cm

1997

宝石女王电子
色子大小号规则 青海快三精准预测号码 湖南快乐10分开奖 湖北快3历史开奖 微乐辽宁海城麻将 欢乐生肖开奖记录 栽树赚钱吗 牛牛炸潜艇 网上卖外挂赚钱吗 捕鸟达人下载安卓 微乐龙江伊春玩法 3分pk拾是真还是假的 全盛棋牌相关下载 河北十一选五助手最新版 腾讯欢乐捕鱼海神宝藏怎么猜 澳洲幸运8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