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ホーム
> 最新情报
> 嘉徳通信
嘉德通訊第127回· 明王朝永楽時代 剔紅の牡丹文ジュエリーボックス
2019-09-10

嘉德通讯127期· 精彩专题 果园佳制 牡丹国色——明永乐剔红牡丹圆盒赏析

图1 本次拍品:永乐剔红牡丹纹圆盒

 

  清代名士高士奇记曰:「果园厂,在棂星门之西。明永乐年制漆器,以金银锡木为胎,有剔红、填漆二种,所制盘盒、文具不一。剔红盒有蔗段、蒸饼、河西、三撞、两撞等式……其法,朱漆三十六次,镂以细锦,底漆黑光,针刻『大明永乐年制』,比元时张成、杨茂剑环香草之式,似为过之。」果园厂者,为明代御造漆器之官署,明成祖将雕漆纳为官营工艺,征调名匠,一位名叫张德刚的匠人随召入京,此后经年,他掌管果园厂,其家传的技艺乘着御作之东风,扶摇直上,其工序严整不苟,遂使永乐剔红器?#21024;?#21331;然,为明清工艺之佼佼者。张德刚,正是元代名手,与西塘杨茂具名的张成之子。其时,万里之遥的日本、琉球购得张?#32454;?#23376;的髹漆剔红器,贡?#23376;?#27704;乐大帝,才使父子之名见于成祖。《长物志》说:「雕刻精妙者以宋为贵……盖其妙处在刀法?#24425;歟?#34255;锋不露,用朱极鲜,漆坚厚而无敲?#36873;?#25152;刻山水、楼阁、人物、鸟兽皆俨若图画,为佳绝耳。元时张成、杨茂二家亦以此技擅名一时。」张德刚应召入宫,是明初漆器造作的一件大事。这让元明漆器的相似,不仅源于时代相近,还缘于工匠的亲缘。然后便有了《春明梦余录》所言:「永乐果园厂之髹器……精巧远迈前古,四方好事者亦于内市重价购之。」

  果园厂之妙,最见于雕漆之剔朱,此件剔红圆盒正是明代永乐果园厂之杰作(图1)。圆盒作蔗段式,子母口,盒内及?#20316;?#40657;漆。盖部雕刻以牡丹花纹,中间为一枝盛开绽放的牡丹,娇美欲滴。旁边伴有花蕾及盛开的牡丹花,生动优美。漆层厚重,花朵雕刻错落有致,高低不?#21073;?#23618;次鲜明,花叶团簇,舒展自如,风情万种。纹饰在浑厚的漆层上,雕刻饱满,井然有秩,将牡丹怒放之姿展现得淋漓尽致。诗云「惟有牡丹真国色」,此盒上之牡丹,即使与真花相较,其雍容华贵亦难见高下,可谓?#21018;?#22269;色」也。永乐时期?#26352;?#21321;为主题?#29281;?#28422;较常见,其?#22025;?#22788;理?#22336;?#26159;,花朵以奇数布局,有三朵(图2)、五朵(图3)、七朵(图4)之分。三朵者均匀分布,五朵者、七朵者,正中为一朵稍大型的花卉,四周均匀分布四朵或六朵稍小的花卉,似众星捧月,突出主题。堆漆与器胎如若一体,浑然天成。雕工细腻纯熟,方寸之间,花瓣叶脉清晰可辨,诚如《髹饰录》所记「藏锋清楚,隐起圆滑,纤细精致」,可谓极尽剔红之精妙绝伦,让人叹为观止。

 

嘉德通讯127期· 精彩专题 果园佳制 牡丹国色——明永乐剔红牡丹圆盒赏析

图2 上海博物馆藏永乐剔红牡丹纹圆盒

嘉德通讯127期· 精彩专题 果园佳制 牡丹国色——明永乐剔红牡丹圆盒赏析

图3 ?#20351;?#21338;物院藏永乐剔红双层牡丹纹圆盘

嘉德通讯127期· 精彩专题 果园佳制 牡丹国色——明永乐剔红牡丹圆盒赏析

图4 ?#26412;┕使?#21338;物院藏永乐剔红茶花圆盘

 

  永乐雕漆的高超技术,自然是源于我国悠久用漆的历史。作为世界上最早和最善于使用漆的国家,从浙江余姚河姆渡遗址发现的木胎朱漆碗算起,中国的漆艺史长达七千年。在此期间,漆器发展经历了两个高潮:其一战国秦汉时代,以彩绘漆器为代表,继青铜器之后成为贵族用器?#29281;?#20027;流;另一是元明清三朝,漆器发展?#27663;?#20986;异彩纷呈的?#32622;妗?#38613;漆、单色漆、描金漆、描漆与描油、描金彩漆、戗金彩漆、填漆、识文描金漆、螺钿漆、犀皮漆、款彩漆品种花色、工艺技法层出不穷,其中雕漆则是中国漆艺?#20351;?#19978;最为璀璨的宝石。所谓雕漆,是在已经制好的胎骨上层层髹漆,少则二三十道,多则上百道,每髹一道,即放入特制的窨箱令漆凝结,髹到所需厚度后,用刀剔刻出花纹,其实是漆的浮雕。它同玉器一样,充分展示了国人对于雕、琢技艺的钻研与积累。根据髹漆颜色与装?#20301;?#32441;,雕漆可以进一步划分为剔红、剔黄、剔绿、剔黑、剔彩、剔犀?#21462;?#26681;据文献记载,唐代已有雕漆,但未见?#28404;?#20256;世或出土。目前所见最早?#29281;?#28422;是宋代作品。宋代雕漆已经颇为精妙,正是「妙处在刀法?#24425;歟?#34255;锋不露,用朱极鲜,漆坚厚而无敲?#36873;?#25152;刻山水、楼阁、人物、鸟兽皆俨若图画,为佳绝耳。?#33503;?#27704;乐剔红技承宋元,在以朱砂漆髹?#20456;?#20043;上,以刀代笔,雕刻花纹,然后烘干,磨光。而行刀不涩,不仅是刀工的流畅成熟,还在于把握大漆在尚未凝滞,而又不粘刀之时,时间把握之精准正在于天时、地气、工巧融合的炉火纯青,是元代以来雕漆高潮上一朵突出的浪花。

  此拍品在鲜红的朱漆地上直接雕花,构图以盒?#26377;巫次?#35009;,充分借鉴折枝花的工笔划之构图法,以三朵大花满铺,枝叶肥厚,舒卷自如。造型严谨、形象生动,线条组织疏密有致;近似工?#27663;?#26465;的十八笔法。牡丹和叶子的外轮廓线以粗细转折有致的?#23478;?#25551;勾勒,花瓣、花叶里的脉络则以铁线细密的排铺。粗细、疏密交错有致,线条的韵味在雕漆上尽显无疑。而盒上下两壁的牡丹,连枝婉转,叶肥厚而花娇小,颇有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风流意蕴。如此鲜活灵动?#29281;?#28422;,不仅来自图案布局的严谨,刀法的灵动丰富,还在于继承了宋以来写生对自然规律的洞悉和?#36828;?#35937;的精致描摹(图5)。检视今天各大博物馆藏品,与此件拍品造型、图案、品相上相似的有,上海博物馆藏的永乐剔红牡丹圆盒一件(图2)与?#26412;┕使?#21338;物院的清宫旧藏的永乐剔红牡丹圆盒一件(图4)。?#26412;┕使?#25152;藏底部款识虽为「大明宣德年制」,但实是将原有的「大明永乐年制」涂改而成。其造型纹饰,当为永乐剔红牡丹?#29281;?#22411;。以牡丹为题?#29281;?#22278;盒构图,往往为五朵牡丹居多,中间一朵为其他四朵环抱,其?#26352;?#26377;一枝花苞点缀。而三枝牡丹者图案不似五朵者繁满,更将牡丹花头的雍容华贵衬托,构图?#23665;?#26377;致,更具法度,将视觉集中在花朵之上,无形中引领观者欣赏花瓣的娇柔丰富,姿态蹁跹,正是设计的精妙之处。

 

嘉德通讯127期· 精彩专题 果园佳制 牡丹国色——明永乐剔红牡丹圆盒赏析

图5 拍品永乐剔红牡丹纹圆盒侧面的牡丹纹细节图

 

  即便这三件永乐剔红牡丹珍品,细微之处仍有差别,彰显果园厂制作之精妙,并?#25970;?#35980;一致,千篇一律。三件牡丹圆盒,虽然花叶位置经营近似,但并不相同。上博藏品三朵牡丹花头展开姿势、花朵朝向几乎完全相同,花瓣转折?#19981;?#26412;近似,其叶形是对牡丹花叶的如?#30340;?#20223;,叶的轮廓线显得较为复杂,难以与花瓣繁复的勾勒形成鲜明对比,并且叶形几乎为正向,少有翻转姿态。?#20351;?#30340;清宫旧藏与本拍品在图案构成?#32454;?#20855;生动,将牡丹叶形改为边缘较为平滑的椭圆叶,叶片大而肥厚,而牡丹花瓣则用铁线细细排布,更是增添了花瓣纤薄娇嫩的质感,而叶的光亮与花瓣细密线条形成光与影的对比,则在视觉上形成交映之趣。不仅如此,此拍品增加了花叶枝条的交错层次。虽然看似是在一个平面上雕琢,但花瓣翻转的幅度轻柔而微细,此为一层;花瓣与花瓣之间重迭遮掩,交错伸展,此为二层;叶与叶、叶与花或穿插或紧靠,相离相间,此为三层;又有叶柄从枝条中趁势而出,柔中带刚,此为四层。这些层次紧密结合,如织锦般穿插有致,法度严明,形成画面极其丰富的层次之美,其鲜活灵动正在于此。而其漆面的肥厚,如凝脂一般,更是突出?#35828;?#27861;的圆润。一圈外框犹如满月般将这满目的牡丹烘托而出,富贵雍容之气似要夺框而出一般难以拘束(图7)。盒盖立面部分的牡丹纹饰处理得较为图案化,花叶变化不如盖面鲜活,中规中矩的牡丹花带围绕圆盒上下两段,似层层迭迭、?#29992;?#19981;断(图5)。这变化、律动、对?#21462;?#24046;别与均衡、稳定、秩序、统一,无不实现了整体纹饰动中有静、静中有动的艺术效果,体现了变化中求统一、在统一中求变化,整体统一、局部变化的传统美学思想。使其具有了和谐圆满、端庄大气的审美特征。

嘉德通讯127期· 精彩专题 果园佳制 牡丹国色——明永乐剔红牡丹圆盒赏析

图6 ?#26412;┕使?#21338;物院藏明永乐剔红牡丹纹圆盒 《元明漆器》46页26图

 

  拍品盒内与底部皆髹黑漆,由于时间久远略有冰裂纹,但用漆之精良尚可遥想当年光鉴如镜、一潭秋水的光景。于器里或底部施用黑色漆,是宋、元漆器流行的髹漆之法,?#20351;?#25910;藏的数件元代漆器作品,里及底部皆髹黑漆。这一传统自然影响到了永乐款漆器的制造。明代文献中有关永?#21046;?#22120;底色的记述亦为黑色。《遵生八笺》: 「宣德时制同永乐, 而红则鲜妍过之, 器底亦光黑漆。」「若我朝永乐年果园厂制漆朱三十六遍为足,时用锡胎、木胎,调以细锦者多,然底用黑漆。」从文?#21331;矗?#36825;种黑色里底漆法一直流行?#21483;?#24503;时期,但从?#28404;錮纯矗?#27704;?#21046;?#22120;中髹黑漆的作品并不多,?#20351;?#25910;藏的作品亦不多见,可见此物之珍。底部外侧针划「大明永乐年制」单竖行小字,字体工整清晰。

 

嘉德通讯127期· 精彩专题 果园佳制 牡丹国色——明永乐剔红牡丹圆盒赏析

图7 拍品永乐剔红牡丹纹圆盒细节图

 

  ?#20351;?#25910;藏多件清宫旧藏的永乐剔红盒,其制作技艺之精湛,独步于明代果园之作,后世更有乾隆皇帝对其推崇备至,翻?#29281;?#26696;文献,可见乾隆曾下令在雕漆新作上刻永乐款,更为永乐剔红作御题诗文多首,?#24433;?#20043;情溢于言表。于是有:

  果园佳制剔朱红,蔗段?#26085;?#20154;物工。

  无客开窗眄秋字,携童持杖听松风。

  细书题识犹堪辨,后代仿为究莫同。

  三百年来此完璧,文房思?#25293;?#20309;穷。

  此诗道尽乾隆皇帝对永乐剔红漆器的珍爱与思?#21073;?#20063;正是后世文人的?#32435;?/P>

  参?#27169;?/P>

  1.《和光剔采 ?#20351;?#34101;漆》,国立?#20351;?#21338;物?#28023;?008年, 页33,图版14。

  2.《元明漆器》,上海科技技术出版社、商务印书馆(香港)有限公司,2006年,页46-47,图版29、30号。

  3.《中国美术全集 工艺美术编8漆器》,文物出版社,1989年,页119,图版116。

  4.《?#20351;?#21338;物院藏漆雕》,文物出版社,1985年,图31-36。

 

宝石女王电子
赚钱慢花钱快形容词 问道打卡真的赚钱吗 快乐10分助手 立博博公司立博国际官网 分黑龙江省快乐10分 千百万时时彩登录 广西快乐10分 欢乐斗三公 电竞比分网app 北单比分直播即时 西游争霸电玩城 218棋牌下载 陕西11选5 股票融资操作 吉林新快3基本走势图360开奖 大乐透守号中奖最新